丹麦有诚信才会有幸福(第一现场

  柏思德前不久从新加坡访学归来。他说:“丹麦人总体上愿意将收入所得通过税收上缴给国家,因为我们相信能妥当地统一支配、使用这些税收,将其投入到高福利社会的运转中。这种社会福利体制,避免了明显的差距。这种信任,让国家有源源不断的财政收入,又将其不断地‘反哺’给社会,保障对教育、医疗等公共服务的投入。”

  虽然所挣不多,但奥拉夫知足。他说:“我挺幸福的。我愿意把钱交给‘保管’。当我和家人生病时,有好的医院和医生。我的孩子可以免费上好学校,享受良好的高等教育。而为此,我每天只需工作6小时。”

  初到丹麦,出租车司机的微笑,还有车窗外骑着自行车的哥本哈根市民的身影,都给本报记者留下了深刻印象。记者随后在丹麦各地采访时发现,尽管每个丹麦人对幸福都有着不同的定义,但相同的是,幸福源于信任和安定。有研究发现,信任会让人的行为和表现更好,人与人之间的诚信度和幸福感成正比。生活需要诚信,有了诚信才会有幸福可言。

  丹麦多次被评为“全球幸福指数最高”的国家。这里是“美人鱼”和“安徒生童线多万、经济高度发达,生活在这里的人们,追求幸福,更讲诚信。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报告称,丹麦人相互信任的指数高达89%,诚信度世界第一。正如一句谚语所说,诚信,是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财富。

  哈根是一位刚拿到博士学位、正准备应聘做英语老师的丹麦青年。他虽然不知如何描述幸福,但认为从没有不幸福的理由。他说:“我如同站在透明的泡泡里,从小就知道并能预见自己将来可以受到良好的教育。丹麦社会的诚信体制让我相信,我和所有人享有同等的教育和就业机会。因此,我能够无忧无虑,专心学习。”据介绍,丹麦的教育从幼儿园直至大学全部免费。为此,丹麦每年将其国内生产总值的7%和公共事业经费的13%用于教育。

  在一个户外咖啡厅里,记者遇见一对正悠闲地晒着太阳的老年夫妇。他们都已年过花甲,已在奥胡斯生活了35年。老夫人对本报记者说:“我们觉得生活很幸福,不仅因为我们俩相互信任,还有对这个城市和社会的信任。夜里,无论外出散步到多晚,都从不害怕,因为这里很安全。”老先生说:“我们喜欢在北欧度假,很少去南欧旅游,不是因为南欧的景色不够美,而是不习惯坐在那里的咖啡厅要时刻着钱包被‘顺走’。”

  丹麦拥有两个引以为傲的“指数”:一是全球最高的幸福指数,二是全球最低的指数。丹麦哥本哈根商学院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柏思德教授对本报记者说,这两个一高一低的指数,体现了丹麦社会的诚信度。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信任,对社会、国家和的信任是幸福的核心因素。信任度越高,幸福感越强。

  奥胡斯大学的布伦·斯考夫教授因研究幸福感和信任度而备受关注。10年前,他在一篇题为《信任度和社交密切度对经济发展的影响》的论文中,第一次专门提出幸福感与信任度的关系。他对本报记者说,大部分人都对家人、挚友和熟悉的同事有着很高的信任感。这种信任,对一个人在生活和工作中的幸福感和快乐感至关重要。严明的法制体系和良好的教育体系,托起了社会诚信。在经济发达的国家,这种社会诚信表现得更普遍、更明显。而长远来看,这种人与人之间、人与社会之间的相互信任感,由诚信而带来的幸福感,又推动了社会经济的良好运转和持续发展。

  柏思德强调说,丹麦对和社会的监督很严。法律,任何记者,只要能提供有效证件,就有权申请查阅丹麦各部门的报告和法规文件。只要不是涉密内容,官员的收入、缴税情况也都对公开、透明。即使是外国记者,也可以拥有此类知情权。

  奥拉夫今年40岁出头,已经开了20多年的出租车。他对记者说,今天至少要挣出1500克朗(约合1642元人民币)才行。其中一半用于缴税;另一半中的50%多要交给出租车公司缴纳各类保险。最后,除去加油和洗车的费用,他能拿到手的不过50欧元。

  在奥胡斯市中心附近的鲜花摊前,一位市民正在挑选鲜花。类似的花摊在奥胡斯很常见,顾客选购后自觉按标价把钱留在摊位上。

  斯考夫教授说,和其他欧盟国家不同,丹麦没有真正的身份证,但人人都有一张的医保卡。这张“黄卡”上连持卡人的照片都没有,只有一组身份信息号码。丹麦人一出生,这个号码就如同个人档案代码一样跟随他,日后的家庭住址、电话号码、银行账号、税号、社会医疗保障号等信息都与此挂钩。通过查询这个号码,可以获取详细的个人信息、缴税记录、信用记录、犯罪记录和医疗记录等。只要登陆信息查询系统,输入“黄卡”号,就可在线查询到相关信用记录。如此“绑定”一生的号码,不仅有效了对个人信息的完整,也敦促每个人保持良好的信用记录。

  奥胡斯是丹麦第二大城市,有着上千年历史。当地人自古就有相互信任的传统,这座城市因而被丹麦人誉为“微笑的城市”。有调查显示,奥胡斯人比其他地方的丹麦人拥有更多微笑。记者也看到当地人的笑容里,充满了幸福、温暖和信任。

  “把您送到目的地之后,我再拉个活儿,今天就可以收工啦。”哥本哈根出租车司机奥拉夫对本报记者说。他打开计价器显示屏,刷新屏幕,10多条当天行驶的里程数和对应的价格整齐地显示在屏幕上。